舍得酒业翻脸,自曝遭控股股东天洋控股占用资金

作者:时代财经 王言

一季度营收、净利暴跌后,一纸公告让舍得酒业(600702.SH)再次回到了舆论风暴中心。

8月19日晚,舍得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舍得酒业”)发布公告称,经自查发现,公司间接控股股东天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天洋控股”)与关联方存在通过四川省蓬溪县蓬山酒业(下称“蓬山酒业”)有限公司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形。

公告显示,天洋控股与关联方通过蓬山酒业对舍得酒业形成的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天洋控股需通过蓬山酒业应还舍得营销公司资金约18.5亿元(人民币,下同),目前已还款约13.77亿元,待还本金部分为4.4亿元,待还资金占用费约0.35亿元,待还资金合计约4.75亿元。

舍得酒业方面表示,公司董事会和管理层第一时间与蓬山酒业公司及沱牌舍得集团、天洋控股集团进行沟通,督促其制定切实可行的还款方案,尽快归还占用资金。天洋控股承诺将于2020年9月19日前,将前述欠款及相应资金占用费全部归还四川沱牌舍得营销有限公司。

8月20日,舍得酒业股价开盘逼近跌停,截至收盘报32.26元/股,下跌8.69%。

从去年11月至今,天洋控股与舍得酒业资金纠纷已超过9个月。尽管前者已承诺还款,但自身资金压力不小,在此情况下,天洋控股能否按照承诺还款,依然是个未知数。

控股股东危局

天眼查显示,天洋控股创立于1993年,是一个横跨文化产业、科技产业、互联网金融、产业地产四大产业的大型控股集团,房地产是天洋控股的主体业务。

2015年天洋控股参与了沱牌舍得集团改制,以38亿元收购沱牌舍得集团,目前持有后者70%股权。除投资舍得酒业外,天洋控股在白酒行业没有其他布局。

双方的资金纠纷始于一年前。

2019年11月,沱牌舍得集团及其子公司对天洋控股及相关人员起诉,并申请对天洋集团持有的沱牌舍得集团70%股权和相关人员财产采取诉讼保全措施。

沱牌舍得集团认为,天洋控股因业务需要与沱牌舍得集团的资金往来未能及时归还。为保护沱牌舍得集团资产不受损失,维护沱牌舍得集团及其股东的合法权益,沱牌舍得集团向四川省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的申请。

2019年12月4日,舍得酒业发布公告称,已与天洋控股达成共识,天洋控股将在9个月内分期偿还沱牌舍得集团的欠款及利息。但如今9个月期限已过,天洋控股仍未能归还全部欠款。

此次欠款风波,也暴露了天洋控股的资金困境。

今年4月,天洋控股曾向信托公司申请对部分借款进行展期,2017年其先后发行的两款集合信托计划,合计募资规模高达48亿元。

除此之外,天洋控股旗下另一家上市公司梦东方(00593.HK)也面临着巨大的债务压力。

根据梦东方的财报,该公司2019年营收为1.20亿港元,同比下滑25%,亏损2.07亿港元。与此同时,梦东方银行现金仅为4090万港币,而负债额高达49.52亿港币。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舍得酒业此前公告,天洋控股入股沱牌舍得集团的38亿款项中15.32亿元属于自有资金,剩余22.9亿元则来自银行贷款。

中国建设银行曾为天洋控股收购沱牌舍得集团提供了融资服务,但在2015年入股舍得集团后,天洋控股就将所持有的舍得酒业股权质押给了建行廊坊分行。

天洋控股的资金危机是否会殃及舍得酒业的正常经营?

8月20日,围绕着间接控股股东占有公司资金、公司近期经营情况等问题,时代财经致电舍得酒业董秘办并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不过舍得酒业在公告中表示,目前公司经营一切正常,资金稳健。

白酒营销专家肖竹青在20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从天洋控股和舍得酒业之间的资金纠纷来看,双方依然存有矛盾。“舍得酒业申请天洋控股股权的冻结就是一种翻脸行为,这也说明天洋控股对舍得酒业还没有实现完全控制,双方并不是利益共同体。管理层和控股股东之间存有矛盾,也会让投资人产生担忧,对企业伤害巨大。”

肖竹青认为,舍得酒业中高端战略需要进行前置性投入,前期投入巨大,但收获期较为久远。管理层与控股股东需要志同道合,有着一致理念,这一战略才能持续。

不过业内也有人持有不同观点。酒业分析师蔡学飞就告诉时代财经,天洋控股与舍得酒业之间的纠纷更多在于财务层面。“天洋控股入股舍得酒业,整体上有利于舍得酒品牌提升,完成产品结构高端化的进程,比如砍掉千款冗余品牌、聚焦老酒产品等。”

中高端战略前路漫漫

除了与控股股东的资金纠纷外,舍得酒业的中高端战略也受到业内关注。

沱牌酒以一句“悠悠岁月酒,滴滴沱牌情”的广告语深入人心,但在天洋控股入驻后,公司名称就由“四川沱牌舍得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舍得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同时,舍得酒业对旗下产品进行了大幅缩减,砍掉了上千个自品牌,产品结构逐渐向中高端靠拢,摒弃低端产品。

除此之外,乘着近年来老酒的风口,舍得酒业又推出主打老酒的中高端产品,布局全国市场。

据时代财经了解,老酒是存放时间较长的酒的统称,泛指所有经过陈年的佳酿,所用基酒为酒龄5年以上的成品酒,拥有品鉴和收藏两大属性。这两大属性在消费升级的背景下受到收藏界和投资界的关注,也让老酒市场存有不小的扩容前景。

正因如此,舍得酒业的老酒战略被视为其在全国化、高端化布局中的打出的“差异牌”。

从业绩表现来看,舍得酒业近年来也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根据财报,2019年舍得酒业营收为26.5亿元,同比增长19.79%;净利润5.08亿元,同比增长48.61%。无论是中高档酒还是低档酒,销售收入均出现大幅上涨,其中,中高档酒的增长幅度为23.07%,低档酒的增长幅度则达到了41.76%。

不过,疫情出现为舍得酒业的业绩“洗了澡”,暴露出高端化成效不足。

根据舍得酒业2020年一季度财报,报告期内,舍得酒业营收为4.04亿元,同比下滑42.02%,净利润2.67亿元,暴跌73.46%。

同时,今年一季度,舍得酒业低端产品销量提升67.65%至2656万元,中高端产品销量为3.09亿元,同比下滑46.5%。中高端产品销量不佳,成为舍得酒业一季度业绩遭遇滑铁卢的主要原因。

此前白酒行业专家孙延元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曾表示,酒企沉迷高端化,就等于“鸡蛋放到了一个篮子”,风险太大。“不同于茅台、五粮液等一线名片,二三线品牌的中高端产品主要消费场景为高端商务消费,但疫情发生后,消费场景基本没有了。而全力做中高端的企业又不像其他酒企,缺少中低端产品作为补充。”

另一方面,舍得酒业目前主打的400至1000元价格带竞争也尤为激烈。除了茅台、五粮液等全国性一线品牌外,一些强势区域型酒企如剑南春、水井坊和郎酒在此价格带上均布局了同类产品。

“沱牌在消费者心中一直是低档白酒的代名词。后来沱牌酒更名为舍得酒,通过持续的广告和培育有了一定的消费基础,但与茅台、五粮液相比差距依然巨大。舍得酒业中高端品牌的培养,任重而道远。”肖竹青说道。

蔡学飞则认为,作为区域名酒,从品牌高端化、渠道布局和产品结构来看,舍得酒的确与茅台、五粮液等一线名酒存在差距。同时,目前白酒行业竞争呈挤压态势,舍得酒业泛全国化布局也会遇到一定的阻碍。不过他也表示,在多元化与碎片化的酒类消费时代,舍得酒的品牌也拥有足够的差异化特征。

文章标题: 舍得酒业翻脸,自曝遭控股股东天洋控股占用资金
本文链接:http://www.yzaibo.cn/1648.html